手机、微信:

联系:

地址:广州越秀区中山六路218-222号

私家侦探您浏览的位置:网站首页 » 侦探新闻 » 私家侦探

广州私家侦探我总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他

当我走进碎蝶咖啡厅时,舒桐已经在等我了。她坐在角落里的一张能看见咖啡厅正门的沙发上。用心理学来分析,“角落”表明她是一个含蓄、内敛的女人,但潜意识里有不安全感;“能看得见大门”说明她渴望与别人交流,但没有主动意识……我猜想,这些或许会和她今天要讲的故事有关吧。在一番客气的寒暄后,舒桐开始了她的回忆……
 
高中时,我就偷偷地和他恋爱了
 
2006年,我在新沂县城的一所高中读书。当时由于我学习成绩好,又能歌善舞,是班级里的宣传委员,因此得到班上不少男同学的青睐,然而那时的我,心里却只装着一个人,就是曾经做过我同桌的英凡。英凡是班上成绩最优秀的男生,当我第一眼看见他时,就感觉他长得特别像电影演员陆毅,只不过比电视剧中的陆毅多了一分纯朴和稚气,在我眼中,他就是“少年版陆毅”。广州私家侦探为了能和这位“少年版陆毅”多多接触,我经常利用“宣传委员”的职务便利安排他和我一起做班级的黑板报。英凡的粉笔字写得好,我画画得好,每次我们俩合作得都很默契,任务完成得也很出色。班主任老师经常在全班表扬我们俩的黑板报内容新颖、版式漂亮。每到这个时候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向英凡望去,没想到他也正在看着我,我们俩通常会对视一笑,从他的眼神里,我也感觉到他对我的爱意。
 
记得有一天刚放学,我正准备收拾书包回家,英凡突然走到我面前,将一本书交给我,我一看,正是我上次提到过的钱钟书的《围城》,我笑着向她道谢,说:“我会尽快看完,然后完壁归赵。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英凡早已不见了人影。回到家,我打开书一看,发现书里竟然夹着英凡写给我的一封情书。其字里行间流露的真情的确让我受宠若惊,原来他也一直在暗暗喜欢我。
 
就这样,我和英凡开始偷偷地交往。英凡的爱总是很含蓄、很内敛,我们的一切“行动”总是在暗中进行,往往一个眼神,一个下意识的动作,我们都能感受到来自对方的爱意。
 
那时候,英凡的家住得比较偏远,他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他又是家中的老大,下面还有两个弟弟,家庭条件可想而知。我父母都在徐州市里打工,家庭条件相对好了许多。看着他每天在食堂打的饭菜如此简单,我心疼极了,于是我每次回家总要带些酱牛肉、炖猪蹄之类的好吃的,给他补补身子。而英凡对我也非常照顾,在学习上、生活上处处帮助我。三年的感情,我们两人海誓山盟,终身不悔。
 
他高考落榜后,我们就此分别
 
高中三年,高考的压力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。虽然我和英凡两情相悦,但我们的恋情始终没有公开。一是怕父母反对,二是高中学习紧张,让我们没有时间走进真正的恋爱。
 
在经历了一年紧张的复习迎考后,我顺利地考入扬州的一所大学,而一向成绩很好的英凡却名落孙山了。高考落榜,对于一向自信满满的英凡来说,打击很大,他为此一蹶不振了。我本想开导开导他,几次打电话约他出来散散心,他都以家里有事为由拒绝了我。打电话不行,我跑到他的家里去找他,没想到他却不在家。他弟弟看见我来,告诉我他哥哥去姑姑家帮忙去了,要晚上才能回来。我想了想,向他弟弟借了纸和笔,给他留了个字条。大致的意思是:偶尔一次的失败不算什么,重要的是一个人对待失败的态度。我希望他鼓起勇气,复读一年,明年一定能考取好的成绩。最后我告诉他,我在扬州大学等他。也不知道这张字条英凡看到了没有,总之最后他还是没选择复读,而是跟随他姑夫去了一家小厂子打工。
 
回家之后,我又尝试着给英凡家打了好几次电话,但总是被告知他不在家。我告诉他的家人,等他回家让他给我回个电话,但等来等去,我却始终没盼到英凡的来电。我想着,也许是高考落榜的打击对他的伤害太大了,给他一段时间让他疗伤,或许过段时间他就会像以前一样主动和我联系了。
 
再次见面,他却提出和我分手
 
那年9月,我拖着重重的行李只身一人来到扬州那座美丽而陌生的城市,开始了我四年的大学生活。刚开学的新奇和繁忙让我顾不上给英凡联系。在高中时就是宣委员的我,到了大学以后,更能发挥我的特长,成了学生会的骨干。每天我除了学习,还要忙乎学生会的一些工作,让我的大学生活充实而快乐。
 
那年的国庆长假,我回到徐州。第二天我就去了英凡家,想向他诉说我的离别相思苦。我清楚地记得那天见面的场景,英凡正在他家的院子里修着一把看起来很古老的椅子。看见我来,他眼里先是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喜,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和冷漠。我笑盈盈地走近他,高兴地说:“太好了,你终于在家了。”他显得有些拘束,吱吱唔唔地说:“唔……椅子坏了,我在修。你来,有事吗?”“想你了呗!咱俩都几个月没见面了?你也不想我?走,陪我出去转转。”英凡放下手中的东西,乖乖地跟在我身后。我们像以前一样,走进了他家附近的小树林,而我却没想到,我等到的不是英凡对我诉说的相思,而是“分手”。他告诉我,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允许他再有一年复读的机会了。虽然他现在在厂子里打工的工资只有1200元,但是对于他们家来说,已经能解决大问题了。而且他还说,他这辈子就是这个命,不会有太大出息,他说我上了那么好的大学,前途一片光明,他不想再耽误我了,他要和我分手。我当时就急了,告诉他,这一辈子还长着呢,谁说他就这样了。只要是金子,在哪儿都可以发光,不上大学也照样能拼出个样来。临走时,我把我大学的地址和联系方式都留给了他,让他记得和我联系。 
 
回去后,我求我父亲能不能在徐州市里帮英凡找个有前途的工作,但是我父亲在徐州也只是个打工者,想替英凡找份好点的工作,的确不易。
 
为了一份“好工作”,他和不爱的女人结婚
 
转眼到了放寒假的时间,当我再次回到徐州,却听同学说英凡就快要结婚了,新娘是我们的同班同学杨林,他们的婚期就放在春节过后,正月初八。刚一听到这个消息,我没敢相信,这绝对不可能。第一,我和英凡分开才几个月的时间,他不可能这么快就结婚。第二,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,英凡曾给我提起过,杨林曾经向他表白过,但被他一口回绝了。他说杨林仗着父亲是个公司的大老板,就骄横跋扈,他说他最讨厌这种人。所以说,英凡跟谁结婚,也不可能是跟杨林。



上一篇:广州私家侦探遇上你我就是涅槃的凤凰

下一篇:广州私家侦探每一缕是我如痴如醉的眷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