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、微信:

联系:

地址:广州越秀区中山六路218-222号

私家侦探您浏览的位置:网站首页 » 侦探新闻 » 私家侦探

广州私家侦探遇上你我就是涅槃的凤凰

电话里鹿儿柔声的介绍她的经历:我十七岁那年开始了我的初恋,都说初恋是刻骨铭心的,但我的初恋就是一场毁灭,然而几近毁灭之后,我却在最不靠谱的网上,结识了令我重生的恋人……
 
他说撒谎只是为了接近我
 
我看过一部小说,名叫《消失的爱人》,其中有句话说的好:当心,有人说爱你,其实是想控制你。我珍贵的初恋,就遇到了这种人。我在山东出生,因为父母都在徐州工作,七岁那年我离开爷爷奶奶来到徐州读书,我是一个比较内向腼腆的女孩,那时长得又漂亮,从十四五岁开始,广州私家侦探身边就没断过追求者,但我一个都没接受,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年龄小,又没判断力,所以不能过早谈恋爱,十七岁的时候,我遇到了田永,当时是在一个社团活动上,田永虽然不在我们学校读书,但他也参加了活动,他说他是我的校友,就这样和我套上了话,田永说他高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,他说社会才是真正的大学,我们一门心思去读的大学没有任何意义。
 
说不清田永的身上有什么魅力,之前见过不少比他优秀的男孩子都没动心,却开始暗自喜欢他,但后来,我无意中知道田永并不是我的校友,他甚至高中都没考上,在技校读了二年就不愿意读下去了,于是我对田永的好感就打了折扣,我不喜欢欺骗我的人,但田永却告诉我,他告诉我他是我校友的原因,是想接近我,他喜欢我,一时又找不着别的借口,就用校友来套近乎,田永一解释,我的心里顿时释然,天真的认为这是爱的谎言。
 
我和田永开始了恋爱,但我和田永恋爱的事没多久就被我的班主任发现,班主任找我谈话,问我一个好学生,为什么要和一个社会上的男青年谈恋爱,我没承认,班主任就要找我父母谈谈,一出校门,我把这事先告诉了田永,没想到田永居然打电话恐吓我的班主任,我吓得拼命从他手里抢手机,说你这是干吗呀,然后试图阻止田永继续打下去,但晚了,他这一个电话,将事情引发的更加严重,不但我父母知道了我和田永在谈恋爱,我还差点受到学校的处分,这对马上就要高中毕业的我影响很坏,还影响了我的学习,高考时我没能考好,最后花钱读了外地的一所民办大学,田永听说我要去外地读大学,他很不高兴,一脸阴沉的问我:“你去外地上学,我怎么办?你不能去。”
 
失望的我想放弃花心的他
 
我说你可以跟着我一起去啊,我上学,你在那里找一份工作,这样我们不就每天都能见面了!田永说:“我不去,你要坚持去外地,我就找一个妹妹谈着玩。”田永并不是说着玩的,那时他的身边有一个女孩正在追求他,和我一样,也是单纯不懂事,也不知道看中田永什么了,一天到晚死心塌地的追求田永,田永问我怎么办?并给我看他和那个女孩之间的短信,在短信里那女孩都用老公来称呼他,田永得意洋洋,说你去吧,你只要一走,她就会来接替你,到时别怨我。
 
学还是要上的,但我在离开徐州之前去找了那个女孩,我说我是田永的女友,并要求她离开田永,女孩虽然不情愿,但她也有自知之明,她不如我,就灰溜溜的离开了田永,田永为此有些悻悻,说我破坏他的艳遇,又说我在离开徐州之前也不为他做件好事,我走了,他那么孤单怎么办?田永还蛊惑我,要不你先去学校报到,然后你就说不适应,办退学手续回徐州,到时生米煮成熟饭,你父母不同意也没办法了。
 
人在外地读书,我还是不放心田永,他身边的姐姐妹妹太多了,随时都会蹦出一个和他搞暧昧,田永这个人,可以说是对感情不忠诚,我不放心他,所以我盯他盯的比较紧,每天都给他打好几个电话,发几十条短信,问他在做什么,和谁在一起,这样做我当然很辛苦,防范这样严,我还是发现他在外面和别的女孩子有来往,因为对方也视我为敌,想法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,并让我离开田永,这个女孩说,她和田永在一起同居半年了。这样说来,我刚离开徐州,田永就和她住在了一起,他和这个女孩同居的同时每晚还要和我联系,女孩当然受不了,将我视为第三者,并要求我离开田永。
 
到了这一步,我终于对田永失望了,他不会将感情放在我一个人身上的,他的滥情让我决定离开他,和他在一起只有担惊受怕,他永远无法给我带来安定感。我向田永提出分手,虽然我很舍不得他,他那么不忠诚,可我说出分手的同时还是放不下他,也许我的潜意识里,我是打算用分手来给田永压力的,是想让他对我们的感情忠诚一些,但我没想到田永会答应下来,他说分就分,谁叫你去外地上学的。
 
一时糊涂我决定为他去死
 
我和田永在电话里吵了一架,我没想到田永会那么痛快就答应分手,我还觉得他不会同意分手呢,当晚我想不开,就在学校附近的公园里吃了整整一瓶子的消炎药,还喝了白酒,因为我听说喝酒是不能吃头胞的,吃了会死人,之前我去买安眠药,可是人家不卖给我,我只能吃消炎药,但我没死成,因为醉酒狂吐的动静惊动了保安,我被送到医院,学校方面来人照顾我,同时我的父母也从徐州赶来,我丢人真是丢大了,经过抢救,我终于苏醒过来,但同时我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问题,我的肝因为乱吃药得了急性肝坏死。 
 
这种肝坏死是致命的,不止是肝坏死,它还影响了别的脏器功能并且一同衰竭,我父母没带我回徐州,而是带着我去了北京的医院,父亲人缘好,他有一个关系不错的老同学在医疗系统工作,在父亲老朋友的帮助下,我顺利住进医院,并接受了肝脏方面专家的精心治疗,这才转危为安,但想要恢复到服药自杀之前的状态已经是不可能的了。
 
生命得以挽留,但我成为了半个废人,不能出力,连走路都没有力气,父母带着我办了退学手续回到徐州休养,从服药到结束治疗回家的这大半年期间,田永明明知道我为了他吃药自杀,但他一次都没来看过我,他父母虽然也知道这件事,也一次没来,电话都没打过一个,但我父母也没指望他家来人,我父母不想看到这一家人。
 
我删除了田永的所有联系方式,不过我听说,他最近骗了同居女友家里的钱,好几万,钱骗到手之后,人就不露面了,他的同居女友也在找他,田永这个人真话不多,假话一堆,也不知道田永怎么能骗来这么多女孩的感情。
 
身体成为这个样子,我终于清醒,我喜欢的不是人而是魔鬼,我想我怎么会为这种人去自杀,将身体搞成这个样子,多不值得,但这时后悔也晚了。我一时糊涂想不开的行为造成的现实,我得自己去承担。
 
我不相信网恋能够给我幸福
 
回家休养身体,每天只能在家上网,一开始还能适应,但渐渐的,我感觉这种生活就像坐牢,身体不好不说,心情的压抑才是致命的,我甚至想,活着有什么意义,还不如死了算了,这么年轻,不但不能创造什么价值,还给父母带来这么多的麻烦,我再次想到了自杀。
 
就在我产生强烈的自杀倾向时,微信上一个要求加我为好友的人改变了我的命运,他离我不远,我们相距二百米,我加了他,然后漫不经心和他聊,他问我为什么还不睡,我说正琢磨着一种没有痛苦的死法,他问我为什么想死,对这个完全陌生的人,我将我的经历简单的说了一遍,说我的身体不好,没有前途,尽给父母带来麻烦,我就是一个废物,所以我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,他很关心我,和我说了很多,我们一直聊到夜里三点多,直到我的手机发烫,没有电了,我们这才结束聊天,但这个时候,我觉得自己渴望自杀的心,在这个深夜似乎没那么强烈,如果不是他的及时出现,我不知道会怎样。
 
 
 
 
 
 



上一篇:广州私家侦探老公才慢慢把这件事情告诉我

下一篇:广州私家侦探我总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他